巴西出台用于成品油进口的油船的安全规范
据悉,为建立一个全新的国内燃油市场,巴西已完成了关于用于成品油进口的油船的安全规范。据巴西政府能源市场管理部门ANP的发言人表示:从2002年1月1日开始,巴西实行燃油市场自由化。巴西除了制订油船安全规范外,还对汽油、柴油质量标准和市场准入要求进行了调整,并否决了关于允许燃油零售商和运输商从炼油厂或进口商处直接购买汽油、柴油的的规定,以使商品只能从销售商处购得。然而,据ANP官员表示,这种限制并不违背市场规则。巴西已于近期对宪法作了修改,对在拉美最大经济体中的石油燃料公司的税收体制做了调整。同时,允许国外和地方公司与国有石油公司在炼油和进口领域中平等竞争。

作为乙醇产业的明星国家,巴西享誉全球。一望无垠的甘蔗为巴西在汽车乙醇燃料领域的领先发挥了不可磨灭的作用。在巴西,既有百分之百的纯乙醇燃料,也有在普通汽油中添加25%乙醇燃料的“混合汽油”。得益于此,巴西汽油在2010年之前,都能自给自足。但是,近年来乙醇产量的下降以及不断飙升的汽车保有量打破了这一平衡。根据巴西政府2012年下半年公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到2020年,巴西汽油进口总量将增加至少354%。

美国炼油厂的产量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高,寻求满足不断增长的需求,但主要是来自海外的需求。
去年,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成品油净出口国,这是页岩油革命2010年开始以来美国原油产量大增的自然结果。美国在全球油市的传统角色发生根本性转变,此前美国是全球主要成品油进口国和消费国。
美国2017年成品油净出口有望再创纪录高点,使得国外成品油市场对于美国炼油商的未来增长前景和利润率越来越重要。
页岩油生产商向炼厂提供丰富而廉价的国内原油供应,给予他们生产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成品油所需的原料。
美国2016年向国外市场净出口250万桶/日的成品油,创下最高纪录。而据美国政府数据,10年前美国的净进口还高达230万桶/日。
出口旺盛提振了马拉松原油(Marathon
Petroleum)和瓦莱罗等美国大型炼油商的利润率,并弥补了今年美国能源需求增长不强的情况。
现在,美国特朗普政府正在寻求放松油气生产的管制,以进一步利用美国出口增加来获取国际政治利益–特朗普将该政策称为“能源主导”。
美国原油产量急剧上升,已经削弱石油输出国组织减产以缓解全球供应过剩的努力。
美国仍然是原油进口大国–常常与中国交替坐上头号原油进口国交椅–但是,美国炼油商将很多进口原油加工成航煤、柴油和汽油后再出口。
美国在满足墨西哥和巴西等国的汽车燃油需求方面所起的作用越来越大,由于炼厂停工和生产成本高昂,这些国家对美国燃油的需求可能提高。
交易商称,美国油品还出口到更远的亚洲,6月对欧洲的柴油出口亦升至近两年高位。
传统角度来看,石油交易商、炼油商和投资者认为美国燃料需求是预测国际原油供应和价格趋势的主要衡量指标之一。如今,他们越来越多地从观察外国对美国燃料的需求变化来进行预测。
“全球来说,对我们所有产品的需求都有增加,所以我们的重点将转向海外,”德州瓦莱罗能源(67.59,
-0.40, -0.59%)(Valero Energy)的执行长Joe Gorder说。
相比之下,他预测美国汽油需求在未来十年间将“微幅下降”。
美国汽油需求在2016年触及纪录高位,因价格较低刺激消费,但今年需求表现平平。汽车的燃油效率上升预计将限制未来的国内需求增长。
拉美买家
美国油品填补了墨西哥和委内瑞拉等国家的缺口,那里的炼厂生产不足。美国出口的油品还通过低于当地价格的方式打入巴西市场。
第一季度拉美对美国的燃料进口将近250万桶/日,2016年为232万桶/日。根据美国能源资料协会的数据,这样的增幅是由墨西哥、巴西、秘鲁、委内瑞拉和中美洲国家的进口所拉动。
墨西哥已经是美国汽油和柴油最大的出口市场,正设法在7月和8月进口较往常更多的油品,以填补上月国内最大炼厂失火而留下的供应空缺。
在倍受经济衰退困扰的委内瑞拉,该国最大的炼厂本月将开工率调降至不到产能的一半,这就需要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进口更多燃料以满足国内需求。
其中,墨西哥和委内瑞拉近期已表示,今年下半年要额外购买将近1,900万桶,主要从美国进口–这一数字暗示美国今年的出口将超越去年的创纪录水平。
根据S&P Global Platts旗下分析预测机构PIRA
Energy,今年美国运输用燃料净出口可能增加8.8%。
在巴西,燃料经销商已开始增加购买美国进口燃料,因为价钱要比巴西国家石油公司(Petrobras)的产品更便宜。
美洲以外 美国炼油厂对欧洲和亚洲的出口亦提高。
根据贸易商,美国6月向欧洲出口的柴油增至近50万桶/日,远高于2015年7月以来很少超过37万桶/日的水准。
根据追踪全球石油流量的研究机构ClipperData,包括柴油在内,美国6月向全球出口的馏分油创新高。
2016年出口至印度、日本和韩国等几个亚洲国家的油品创最高纪录;中国2月自美国进口了创纪录的30.3万桶/日成品油。
Platts Analytics Oil & Gas Consulting资深项目顾问Nicole
Leonard称,美国炼油厂可能对满足亚洲日益增长的需求,发挥重要作用。
分析师和交易商预期美国成品油出口将继续增长,即便来自中东、欧洲和印度大型出口商的竞争加剧。
Morningstar Commodities Research的石油及油品研究主管Sandy
Fielden表示,邻近国家炼油厂面对的挑战支撑了对美国油品的需求

去年成品油消费大幅飙升

据《华尔街日报》2月28日报道,尽管2012年经济增速迟缓,但是巴西的汽油和柴油消费量却大幅飙升。这意味着,巴西正在面临越来越大的成品油供应缺口,依靠进口来满足本土需求已成必然。

巴西国家能源局2月28日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巴西2012年的汽油消费在2011年397亿升的基础上增长了11.9%,柴油消费增长了7%至559亿升。

对于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巴西国家能源局局长卡瓦略解释称:“现在路上行驶的汽车越来越多,而与此同时,乙醇产量却在下降,汽油中乙醇添加的比例也变得越来越低。当前,乙醇添加的比例已从25%降至20%.”

据了解,经济危机后,巴西经济缓慢复苏,为拉动消费,巴西政府实施了降低汽车购置税和车贷利率的政策,导致汽车销量增速迅猛。咨询公司毕马威此前发表的研究报告显示,巴西2011年的汽车销售量为360万辆,在全球排名第五,位于中国、美国、欧洲和日本之后,预计2018年会达到500万辆规模,成为继中美之后的世界第三大汽车市场。

巴西国家能源局预计,今年巴西汽柴油消费将继续保持强劲增长势头,只是增速或略低于2012年。

低价售油令巴西国油承压

关键时候,弥补汽柴油缺口的担子不可避免地落到巴西国有油气大鳄――巴西国家石油公司身上。“这将不可避免地给‘国家油桶’巴西国油带来压力。”
卡瓦略坦言。

除了旗下炼厂开足马力提高产能,还要加大成品油进口数量,对巴西国油而言这是一笔赔本的买卖。虽然国际油价高位徘徊,但是巴西国油未经政府允许不可擅自对成品油提价。尤其是当下通胀率居高不下,燃油涨价的压力一旦转嫁至消费者头上,将使巴西的经济状况雪上加霜。

据记者了解,巴西衡量通货膨胀的最主要指标――综合消费价格指数在2012年同比上涨5.84%.另据巴西央行2月4日公布的一项调查预计,今年巴通货膨胀率将为5.68%,略高于政府制定的5.67%的预期。

虽然巴西国油要服从政府,顾大局、舍小利,但其日子并不好过。在近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巴西国油首席执行官玛利亚?福斯特直陈公司财务状况表现不佳。

福斯特将原因归咎于政府对燃料油价格的管控。长期以来,巴西国油从国际市场上进口燃料油,然后再销售给国内用户。在这个过程中,由于政府刻意压低销售价格,巴西国油一直是亏本赚吆喝。

巴西国油的盈利报表显示,由于炼油能力无法满足国内不断增加的需求,进口的汽油一直以低于成本约8%的价格出售,这导致了巴西国油炼油部门在2012年1至11月初的亏损额达到84亿美元。

赴华寻求合作以解燃油之急

为满足蓬勃发展的能源需求,当下巴西国油亟需扩大产能,同时化解其面临的财务困境,这引起了巴西政府的高度关注。

据路透社报道,巴西政府2月28日表示,正寻求中国的协助以完成两家炼油厂的建设,这将是两个新兴市场国家强化合作关系的一个新信号。

据悉,福斯特目前正在中国与中石化就合作关系展开谈判,一旦协议达成,巴西国油将有望在中石化的帮助下,于2018年之前完成巴西东北部两个州的两处柴油炼厂的建设。

巴西能源部长艾迪森?罗巴表示:“巴西国油正面临特定的财务困境,我已经建议公司总裁前往中国,与一家国有大型企业进行协商。”但他没有说明将采取何种形式的合作方式以及财务细节。

据了解,这并非巴西国油与中国的首次合作。2009年,中国国家开发银行与该公司达成了为期10年的贷款换石油协议,前者提供100亿美元的贷款,后者将在2019年之前向中石化供应20万桶/天的原油。

艾迪森?罗巴也指出,福斯特还将在包括生产和勘探等方面的其他项目上寻找更多国际合作伙伴。飞涨的成本和生产停滞曾迫使巴西国油于7年前与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达成合作关系,由后者帮助其完成在伯南布哥州的一处炼油厂建设,不过委内瑞拉国油迄今尚未获得这家预计2013年投产的炼油厂的权益移交。

巴西国油还在2012年9月宣布寻求韩国、美国合资炼油商GS加德士的协助,完成价值110亿美元的塞阿拉州Premium
II项目。作为巴西降低进口燃油依赖计划的一部分,巴西国油的Premium
I和II炼油项目将主要生产柴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