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65岁,农民发作性心前区痛疼4年,加重3天。患者4年前出现发作性心前区疼痛,伴有颈部及双上肢放射性疼痛,活动后及饱食后发作,每次持续时间不等,约5-30min,休息后可缓解,无心慌、心悸,无头晕、头痛,无腹痛等不适,患者曾到我院心内科就诊,行心脏彩超未见显著异常,双肾动脉彩超提示右肾动脉流速增高,不排除狭窄。给予口服药物治疗,效果一般。患者症状逐渐加重,近3天来,胸痛发作较前频繁,每天发作3-5次,舌下含化消心痛5-10mg10min左右可缓解。今为进一步诊疗来诊。门诊行心电图示:窦性心律、ST-T改变,门诊遂以“急性冠脉综合征”收入院

患者,女,53岁,”反复心悸气促3年,上腹胀痛1年,症状加重5天”于2005年12月4日入院。患者于2002年开始活动后感心悸气促,持续十余分钟至数小时不等,无头晕头疼,无心前区疼痛。双下肢不肿,夜间可以平卧。在同济医院门诊用”消心痛”后心悸可缓解,但上述症状反复发作。2004年患者感上腹部胀痛,间断发作,进食后加重。2005年7月心悸气促加重,下肢水肿,夜间不能平卧,阵发性胸闷气短,端坐呼吸。在我院心内科住院,心电图示”窦性心律,I度房室传导阻滞,陈旧性下壁心梗图形,左前分支阻滞”,心脏彩超示”左右心室壁肥厚,左心室收缩功能降低,少许心包积液”,腹部超

患者,女,53岁,因“反复心悸气促3年,上腹胀痛1年,症状加重5天”于2005年12月4日入院。患者于2002年开始活动后感心悸气促,持续十余分钟至数小时不等,无头晕头疼,无心前区疼痛。双下肢不肿,夜间可以平卧。在同济医院门诊用“消心痛”后心悸可缓解,但上述症状反复发作。2004年患者感上腹部胀痛,间断发作,进食后加重。2005年7月心悸气促加重,下肢水肿,夜间不能平卧,阵发性胸闷气短,端坐呼吸。在我院心内科住院,心电图示“窦性心律,I度房室传导阻滞,陈旧性下壁心梗图形,左前分支阻滞”,心脏彩超示“左右心室壁肥厚,左心室收缩功能降低,少许心包积液”,腹部超声及CT

相关文章